弗朗茨·卡夫卡生平及作品

弗朗茨·卡夫卡(德文:Franz Kafka,1883年7月3日-1924年6月3日),是奥匈帝国一位使用德语的小说和短篇犹太人故事家,被评论家们认为是20世纪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位。卡夫卡的代表作品《变形记》、《审判》和《城堡》有着鲜明的主题并以现实生活中人的异化与隔阂、心灵上的凶残无情、亲子间的冲突、迷宫一般的官僚机构为原型。以及有着对人物角色恐怖的追求和使角色发生奇异般的转换在小说中都有所表现。

秦晖:反对原教旨主义

从历史上看,原教旨主义并不仅仅存在于伊斯兰世界,至少fundamentalism这一概念和名词,就是首先来自基督教世界的。19世纪末至20 世纪初,美国新教界一批自命为保守派的人士出来反对“现代主义”、“自由主义神学”,并强烈斥责当时在现代科学思想影响下大有发展的实证性圣经考据学。

特纳

特纳 Tur­ner 1775–1851 英国浪漫主义风景画的典型代表,英国最伟大的画家。他的风景画与众不同,在他的艺术中贯穿着自己的哲学思想:面对大自然永恒的壮美,人生的里程是短暂而虚幻的。受洛兰的影响,他所画的自然是感觉到的自然。他改变英国传统的叙事性,把抒情放第一位。

皮埃罗·诺维利

皮埃罗·诺维利 Pie­t­ro Nove­lli ,1603–1647 17世纪最著名的西西里画家。他深受卡拉瓦乔、热那亚画派和范戴克的影响,1630年后,他在罗马广集波伦亚古典主义、新威尼斯罗马绘画、古典自然主义的元素,并在自己的画作中采用更强烈的明暗对比,使画风更显自信,更具个人特色。

老汉斯·荷尔拜因

老汉斯·荷尔拜因 Hans Holbein the Elder ,1465–1524 德国文艺复兴盛期肖像画大师荷尔拜因的父亲,是德国15世纪绘画样式的最后确立者。他的作品多为大幅祭坛画,仍保留明显的中世纪哥特式特征:人物处理近似呆板和程式化,但从中却显示了一定的明快和真实的感觉。

张曼菱:压抑的胜利—在北大的演讲

你们坐在这里,号称是北大学子,然而,你们离当年的北大学子,西南联大有一种精神源头的隔和远。所以,这些故事解决不了你们的实际问题。

西南联大的学生,他们穿越战火,悲歌向前,读书救国。他们是民族精神和自我觉醒的一代精英。而你们,虽然头顶名校桂冠,你们只是“被动成长”和“成功压抑”的产物。

张曼菱:西南联大与我们

首先,西南联大是一个历史。这段历史和我们——北大学生——是有着直接关系的,就像母与子的关系,所以我很愿意来讲一讲。另一方面,对这段历史的认识我是从中年以后开始的,它就属于我刚才说的那种可以孜孜以求的对我们最重要的知识。第二就是这种知识里边很大的一个含量是“历史”,历史决定着我们一个人、一个家庭或者整个民族的一个起点,你是从哪儿开始的,以后的走向如何,在整个世界上的形象如何,就像照镜子一样,可以在历史中找到一个参照形象,所以历史对我们很重要。

许章润:“双元革命”与现代世界体系

现代中国”构成了现代世界的重要部分,其发育成长启发自并内在于“现代世界体系”的建构进程之中。正是“双元革命”的拍岸浪涛东渐,这才将中国裹挟进地中海—大西洋文明领衔的这一现代世界体系中来,而塑造出此刻这一叫做“现代中国”的家国天下。相应的,作为枢纽文明的中华文明体与政治体的现代成长,已然并必将进一步深刻影响这一世界体系进程。

张广达:王国维的西学和国学

两千年来,中国不是没有内部变乱和屡遭周边势力侵袭的经历,而且内外因素的互动每每导致中央王朝的瓦解。唯独此次际遇大不同于既往:门户洞开、列强环伺,不仅引发了中国社会秩序和政治体制的剧烈震荡,而且历来自我标榜为天下中心的天朝帝国的崩溃预示着中国自身即将被卷入世界体系。面对前所未有的变局,人们遇到了随社会转型而伴生的新旧观念替置的考验。

安哥挪罗·布龙齐诺

安哥挪罗·布龙齐诺 Agno­lo Bron­zi­no 1503–1572。蓬托尔莫衰落之后,他最得意的弟子阿尼奥洛·布龙齐诺便成为红极一时的样式主义画家。因性格不同,布龙齐诺对老师的诗意和幻想无动于衷。他的画风可概括为“冷漠”和“生辣”,他的作品素以笔法精致、感情冷漠、色彩刺目著称。

帕米尔贾尼诺

帕米尔贾尼诺 Par­mi­gia­ni­no 1503–1540。师从柯雷乔,样式主义盛期的代表画家。《长颈圣母》可以算得上是集大成之作,它所显示出的扭曲的解剖手法、奇异的色彩和奇特的构成法表明这幅画是被称作风格主义画风中的一幅杰出作品。

风筝断线以后:聊聊八零年代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